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文化

廉政小小说|渔杆

来源:百色纪检监察网发布时间:2020-12-28 17:16

晚饭后,凌校长看着《焦点访谈》若有所思,凌太太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。

“凌孟辛,你最近怎么了,魂不守舍的。”凌太太推了推凌校长。

“没什么,不早了,休息吧。”

“你先去,我再看会儿电视。”凌太太拿起桌上的摇控器说。

“那我陪你再看会儿。”本已起身的凌校长又坐了回去。

最近凌太太在追一部名叫《巡回检察组》的电视剧,每天都会看会儿。可刚看了没几分钟,电视机就“叭”的一下被关掉了,凌太太愣住了,“你干嘛呀?”

凌校长黑着脸说,“我困了,你开着电视吵着我,睡不着。”说完转身就回了房间。

“起火了!起火了!”半夜,凌太太突然尖叫起来,惊醒后才知是梦,房间里乌烟瘴气。凌校长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抽烟。

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房间里抽烟,你这搞得乌烟瘴气的让人怎么睡啊!”凌太太生气地说。

“噢,噢……”凌校长边捻灭烟头,边站起身重新回到床上休息。

 

“你睡着了吗?” 过了会儿,凌校长轻声试探地问。见没回答,凌校长轻轻起来走出了房间。此时,躺在床上的凌太太突然睁开了眼睛,蹑手蹑脚地下床跟了出去。

书房灯亮着。透过门缝,凌太太见凌校长正用打火机点烟,可这打火机怎么都打不起火。换另一个打火机,还是点不燃……好不容易点燃了烟,他猛吸一口,下咽,又吸一口,下咽,这一来一回一根烟很快就没了踪影。

凌太太看了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,就回房间睡了。早上醒来,转头一看被窝还是空的。她推开书房的门,里面没人,满屋烟雾缭绕,长短不一的烟蒂在烟灰缸里堆成了小山。

打那以后,凌校长做事心不在焉,看电视无精打采,连休息也心神不宁。凌太太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听人说黄酒能安神,凌太太每天都会温上一点陈酿,凌校长每天饭后都会喝上两口。

这天凌校长下班进门,见桌上没摆饭菜,便问:“酒温了吗?”

“温什么酒,我问你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“瞒你?瞒你什么呀?没有的事。”

“你肯定有事瞒着我。”

“都老夫老妻了,我能瞒你什么,我饿了,快点做饭,吃饭吧。”

“吃什么饭,以后我们不用吃饭了。”

“什么话,人是铁,饭是钢,饭总要是吃的吧!”

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,今晚这饭谁也别吃!”凌太太狠狠地瞪了一眼凌校长,便转身走进了书房。

凌校长见凌太太走进书房,也快步跟了上去。

“这渔杆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,渔杆不就是用来钓鱼的嘛。”

“钓鱼?钓什么鱼?谁钓谁的鱼?”凌太太一改往日的温柔,嗓门越来越大。

“你小点声,渔杆是李铁送的,以前舍不得用。现在我想明白了,明天我就…...我就出去钓鱼去。”

“李铁送的,他为什么送你这个?”凌太太边说边旋开了杆子,拿出藏在里面的一张支票来。

“这也是李铁送的?”凌太太气呼呼地坐在摇椅上,指着凌校长的鼻子说:“凌孟辛,整整二百万,我们全部家当加起来都没这么多,你想干嘛呀?你真让我开了眼界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,就钱啊,你也看到了,你问那么清楚干嘛。”

“我不问,我就睡不安宁。”凌太太再一次提高声音。

“你别发火呀。这李铁找我帮他个事,我寻思着这事不难我就……”

“两百万的事能简单?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?”

“你把它藏好就行了,别问了,走我们吃饭去。”

“我已经不饿了,平白无故来这么多钱,我受不起。”

“你收起来就是了,这有啥受不受得起的。”

“我不要不明不白的钱。”

“行了行了,这事就到此为止,你不用怕,咋了,你还怕钱?”

“我不用怕?那你怕什么?《焦点访谈》播出滨海书记出事的节目你怕看,反腐倡廉的电视剧你怕看,连警铃响你都在发慌,你为何怕这些?我告诉你,这钱哪来的就给我还哪去,儿子工作刚上正轨你要出点什么事,咱这家就完了!你这是违法的,你知不知道?”

凌校长沉默了好一会,看着凌太太焦急的脸,默默地从她手中接过支票出门了……

没人知道凌校长怎么处理这笔钱的,但是这笔钱终究是出门了,没有继续待在凌家。(靖西市纪委监委  周凌旭)